自娱自乐一号种子选手
weibo→@丧心病狂de凌子

【李简】爱情悖论(双李玉X简隋英)<1>

有一天,19岁的李玉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五年后和简隋英的家中……  

大约就是一个,大李玉教小李玉(爱)做(简)人(哥),顺便秀恩爱给“自己”看结果一不小心吃了“自己”的醋的故事?

带俞白,后面还可能会带其他188官配……(如果有后面的话)

  

  1>

  

  简隋英洗完澡出来时,发现李玉正侧躺在床上。屋内暖气很足,李玉却和衣而眠,颀长矫健的身体微微蜷起,背对着他,露出后颈一小块白皙的皮肉。

  浴室里成团的热雾带着沐浴乳的清爽香气,简隋英面露诧异,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放轻了脚步。

  几天前,公司在广州那边督办的项目出了问题,事儿不大,但却需要能拍板儿的管理层亲自处理。原本应该是简隋英去的,但是赶上年底,公司内部事多也忙,加之白新羽那边的安保公司也要人盯着,所以最终李玉替了他。

  中午那会儿,李玉打来电话,人还在广州。简单跟他报备了一下情况,然后就是腻腻歪歪的情话。简隋英本来以为怎么还得再有两天才能忙完,却没曾想李玉动作迅速,居然没有吭声,晚上就到了家。

  

  “怎么困成这样?”简隋英嘴里嘟囔一句,抬手将额前垂耷下来的半湿黑发撩到脑后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和带笑的眉眼。

  他身上就裹着一件浴袍,松垮领口裸露出大片被热水冲刷过而透着粉色的紧实肌群,靠坐在床边,随手拨了拨李玉耳边的头发。眼看着李玉被搔痒着缩了缩脖子,似是要醒,简隋英无声一乐,弯腰在他耳廓上落了个吻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还学会瞒着我了。”

  李玉眉川蹙紧,等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。一双狭长好看的眸子茫然了一瞬,眨了眨逐渐聚焦。简隋英真是爱惨了李玉这副模样,无论什么时候,看上去都是那么赏心悦目。

  “工地那边的事儿都了了?”

  简隋英尾音低沉,很普通的一句话,从他嘴里问出来,却像是调情似的。李玉愣了一下,猛地抬起头看向他,原本困顿的双眼倏然睁大,脸上表情愕然而惊异。

  “嗯?怎么……”

  简隋英一句话都没问完,李玉身子一震,蓦地翻了起来。

  任简隋英怎样也不可能想到,自己从李玉这儿讨来的不是一枚热吻,而是上来就照着脸的一记重拳。

  “简隋英我操你大爷!”

  

  李玉这一下来的太狠也太突然,简隋英根本毫无防备,闷哼一声跌在地上,从下颌到太阳穴都火烧火燎似的疼。李玉一张秀丽精致的脸涨得通红,满面怒气眦目欲裂,他死死盯着被他打倒在地的简隋英,两步上去扯住他睡袍的领子,尤嫌不足地补了两拳,每一下都极狠极重,打得简隋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“我他妈给你脸你不要!要不是之前看在隋林的面子上不愿意计较,你真以为叫你一句简哥你就了不得了?!”李玉声音阴狠,虹膜上都映着怒火,“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,你有几条命?!姓简的,这事儿我他妈跟你没完!”

  说完,李玉站起身,一脚狠狠踹在简隋英的肚子上。简隋英身子一弯,脸色瞬间煞白如纸。冷汗爆浆似的湿了头皮,无数咒骂涌上喉头,他却连呻吟都发不出来,浓烈的血腥味随着痉挛般的疼痛一齐在他嘴中漫开。简隋英蜷缩在原地,倒了半天气,才终于缓过来。

  卧室天花板上暖色的灯光在他眼底投下大片昏黑的影子,他疼得眼眶都红了,充血的耳膜反复过滤着李玉刚刚带着脏字的怒吼。逆着光看向旁边斗牛似的怒气冲天的一张脸,简隋英断片的大脑迟了好几拍才在疼痛中意识过来。

  ——这个李玉,看上去也太他妈的年轻了。

  

  

  这真的不能怪简隋英反应慢。

  任谁也不可能想得到,自己家卧室的床上,躺着的却不是自己的爱人,或者说,不是自己“现在”的爱人。

  这事儿太夸张也太离谱了,说出去根本没人会信。深受唯物主义教育多年,简隋英头一次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。

  

  被怒气冲昏了头的李玉此时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对,他紧握拳头看着简隋英,脸色铁青,只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,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,如今更是不知廉耻地趁他醉酒将他带回了家。

  ——他姓简的还真敢!

  简隋英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,他浑身上下都在疼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李玉的拳头多硬啊,俩人之前没少动手,简隋英可是深有体会。但是自从这次和好之后,李玉别说跟他打架了,平时就连大声说话都舍不得。

  操,真是让养娇气了。

  简隋英啐了口血沫,模糊视野里,李玉那双压着愤恨暴怒的眼睛却异常明亮——他太熟悉这个眼神了,就连里面的厌恶跟抵触各占几分他都一清二楚。

  当初他对李玉一见钟情,垂涎美色时没少出馊主意骚扰撩拨。

  李玉十次里有九次顾及其他不愿与他计较,就总是那这种眼神剐他,直到后来搅进了简隋林……

  一想到这里,简隋英心里就犯起一阵恶心。

  

  

  两人对峙剑拔弩张,空气里都是散不尽的火药味儿。简隋英大脑炸开似的疼成一片,根本摸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。李玉却压根不想再跟他多做牵扯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满脸厌恶转身就走。

  简隋英心里一惊,起身要拦。

  面前这个李玉出现的蹊跷,就算简隋英再迟钝也能看出来他不是自己的那个“原装货”。这种时候,放他出去谁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。

  然而李玉腿长步子急,简隋英跟后面追出来的时候,他早走到了大门口。

  简隋英气得直想骂街,他这还穿着一身浴袍,怎么也不能追到大街上去。结果谁承想李玉刚打开门,脚都还没迈出去,就跟才出电梯的白新羽和俞风城撞了个正着。

  

  “李玉?”白新羽一脸惊讶。

  下午那会儿简隋英给他打电话,说李玉去外地出差了,自己一个人在家怪无聊的,叫他晚上到家里来一起吃饭,顺便谈谈安保公司最近的情况。

  白新羽自然高兴,立马把之前答应俞风城的二人世界忘了个一干二净。本来还想着,简隋英这儿孤家寡人的,他却带着家属当面秀恩爱,会不会被他哥连人带饭一起扔出去,却没想到李玉居然回来了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到的?我哥还说你没……”

  “滚开。”

  白新羽的话都没说完,就被李玉一把推开。面前这个人他从来没见过,却不知道从哪儿装得一副跟他很熟的模样,这份熟稔搭讪的模样像极了简隋英,让他厌恶。跟简隋英相关的人或事他都不感兴趣,更不想沾染半分。

  俞风城眉峰一皱,面露不悦。还没等他说话,简隋英一身狼狈地出现在走廊拐角,顾不得解释,急声一句,“拦住他!”

  白新羽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,倒是俞风城动作迅速,一把扣住了李玉的肩膀。李玉拧身一拳,冲着俞风城的脸就砸过去。

  俞风城把白新羽往屋里一推,侧身闪过,利落地反拧住李玉的胳膊。两个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砰的一声撞在玄关鞋柜上,把柜子里装饰的鎏金角马都撞到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  “我靠,这什么情况?!”白新羽瞪大了眼睛,回头刚想问他哥,就看见简隋英嘴角破皮,明显是被人打了。

  “操,哥,你怎么了?!这他妈是李玉打的?李玉我操你大爷——”

  “给我滚一边儿去。”

  简隋英疾言厉色,呵住气到蹦起的白新羽。

  他看着被俞风城绞住手臂按在门板上的李玉,额角青筋都要暴起来了。用力抹了一把脸,简隋英疲惫的抬手指了指客厅,让他们先去老实待着,自己转身回卧室,换了身衣服。

  

  

  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,客厅里杵着的三个大老爷们儿都快瞪出火星子来了。

  俞风城双臂抱胸站在客厅门口,似乎是有意堵着出路。李玉面色青白,也是气的不轻。最为恼火的是白新羽,拳头攥得咯咯直响,恨不能冲上去给李玉两拳。

  这逼实在太他妈不是东西了,当初追他哥的时候装得挖心挖肺,现在转身居然敢动手了!当他白新羽是吃干饭的吗?!

  刚才如果不是简隋英拦着,他早就冲上去教训这个家伙了,就算他打不过,不还有他老公呢!

  简隋英却没心思看他们几个,一边揉着肚子,一边拿手机拨了个电话。

  听筒那头只隔两秒就接了起来,是李玉的声音。

  “简哥?你到家了?”

  简隋英跌坐进沙发里,眉川皱起应了一声,“你那儿事情办完了没?”

  “还没,差一点收尾的工作……怎么,想我了吗?”李玉声音柔和带笑,简隋英紧绷的神经一点点舒缓下来。

  “剩下的让梁秘书处理,你赶紧买最快一班航班回来。”

  简隋英声音里的疲惫太过明显,李玉立刻感觉出了不对劲。

  “简哥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出什么事儿?简隋英苦笑一声,家里猝不及防多了个“你”,这算是个什么事儿?

  “你先回来,”简隋英揉了揉太阳穴,“回来再说。”

  

  电话挂断,客厅里瞬间安静地落针可闻。

  刚刚电话那头李玉的声音清晰地传递出来,白新羽在旁边听得真切。他一脸诧异地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个李玉,视线来回转换了好几次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简隋英长舒了一口气,抬头看向李玉。

  “你多大了?”

  李玉一愣,像是看一个傻逼似的看着简隋英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,”简隋英一字一顿地重复,“你多大了。”

  “简隋英,你他妈有病吧?”

  “你他妈说谁有病呢?!”白新羽点炮就炸,蹭地一下蹿了起来。边儿上站着的俞风城已经看出来这里面事有不对,一把捞过白新羽,按在沙发上没让他乱动。

  “我换个说法,”简隋英的舌尖舔过嘴角破皮的地方,尖锐的疼痛让他喉咙一紧,“你,现在几几年?”

  李玉睁大了眼睛,不懂简隋英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客厅里的气氛与先前截然不同,李玉看着简隋英的表情,莫名感觉到,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,但是他又说不上来,到底是哪里不对……

  “几几年?”简隋英又问了一遍。

  “200X年啊。”

  李玉说完,白新羽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简隋英用力闭了闭眼——果然……

  “简隋英,你什么意思?”李玉脸色阴沉,他这会儿真的有些搞不懂简隋英到底想要干什么了。

  白新羽表情愕然地抬头看了看俞风城,只见俞风城表情虽然凝重,却并没有太过吃惊,显然早已发现端倪。

  简隋英站起来,抽出今天早上的报纸,随手甩在李玉面前的茶几上。报纸版面硕大日期,陈列铺张地糊在李玉眼前。

  

  “——欢迎来到201X年,小李子。”

  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小李玉:一不小心,就被剧透了人生…………

  2>:戳这里

评论(218)
热度(13660)
  1. 共943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_凌凌子_ | Powered by LOFTER